2021-02-22 09:09:00 本文来源:足球彩

原标题:《从2008到2022》:东京奥运举办不是问题 观众才是核心

进入2021年,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第五期节目是从2008到2022之疫情下东京奥运会的筹备。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很多东京奥运会资格赛宣布推迟。如今,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办,这些资格赛的闪转腾挪会有更大的空间。当然,它们何时恢复、奥运资格如何确定,仍然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奥运名额的问题,其实如果说2020年东京运会去年顺利的召开了,实际上看作为男篮的落选赛也是要在六月份才能打,实际上给队伍留了调整的时间和空间。现在,东京奥运会顺延一年,落选赛推到今年的六月份的话,他能不能比,实际上还是一个问号,所以落选赛名额取决于比赛能不能举行,取决于疫情的发展。”

“去年二月份的时候,奥运女足的比赛,一直推、推、推,现在推到了今年的二月份,今年二月份又继续要推,推到了四月份,中韩两国的疫情防控形式比较好,那可能可以正常进行。如果说,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这个比赛的可能还要继续往后推。只要比赛能打,对于运动员来讲就是一个好事儿。当时有一个小道消息,说东京奥运会还是在2020年举行,那么国际篮联出台了一个备选方案,就是比赛不比了,就按照2019年男篮世锦赛的排位,直接决定奥运会的名次,但作为中国男篮来说,那这个亏就吃大了,中国男篮的水平可能是在落选赛里面并不是很突出,但是我们从亚预赛的名单里,其实可以看到中国队还是比较强的。”

“再举个例子像攀岩,实际上去年我们有两人拿到了奥运资格之后,本身去年12月份在厦门还有一个攀岩亚锦赛,还能够再决出两个名额。去年,中国的攀岩水平还是比较高的,也取得很多的好成绩,但是因为疫情防控,厦门的亚锦赛没有举办,这两个名额就相当于是按照2019年的世界整体的排位,一个一个排名,最后是两个韩国选手进了奥运会。实际上,如果说疫情防控能够取得一些进展,能够取得一些向好的话,哪怕说拖到最后最后,但是只要能比,实际上对于运动员来讲,也是一个比较公平的选择,否则的话真是有可能会出这种很遗憾的情况,运动员辛辛苦苦的拼了四年到五年,最后因为这个原因,连机会都没有,这确实是很遗憾。”

体坛周报副总编辑曹亚旗说:“我觉得奥运名额要分两个层面来看,首先因为疫情导致很多落选赛、资格赛不能比的话,到最后我们用一个积分排名,或者在整个周期内或一个周期内,一个参加世界大赛,一个平均名次,因为有的赛事,有的项目是没有所谓的积分的。按照积分排名,像乒乓球和羽毛球、网球,高尔夫本身就是世界排名来区分的,每个国家最多一名或者两名选手,如果真是因为疫情取消预选赛,按照世界排名,也是没有办法。有的运动员或者国家会觉得自己落选赛没有打,现在就已经出局了,觉得会很遗憾,包括我们的男篮会很遗憾,但是如果没有好办法,只能这样做,这是唯一的办法。

展开全文

反过来再往前倒,按照原计划,2020年举办东京奥运会,有些运动员因为延期而被迫退役,那对他们来说就更亏了,而正常举行,可能他们是已经拿到资格了,但是因为这个周期,包括东道主日本,他们对于这个奥运资格就看得更重,有的运动员还要去打官司,就是本来按周期正常举办,应该代表日本出战的是我,但是延长了一年,有可能这个运动员,他的竞争对手,因为这一年的延迟伤愈归来了,这个人实力又更强,那该派谁去呢?这个奥运资格该给谁呢?我觉得这个是没有一个绝对统一的标准。”

“所以,资格赛只能最后看疫情的形式,以及各个协会制定的自己的方案,自己的游戏规则,那么也只能去服从,因为从绝对的角度来说,那A受委屈,可是比A受委屈多的B和C,还是有很多,就像一些女生,本来2020东京奥运会正常举办之后,尤其是高龄的欧美女生,奥运会结束之后,下半年就开始准备生孩子,现在因为又延期了一年,增加了风险,那么对他们来说是不是也不公平?那么他们这些损失谁去补偿?所以,包括去年退役的一些高龄的运动员,包括林丹,也是因为奥运会气氛不对,本来他想去追逐自己的奥运梦想,如果真的能再亮相东京,我觉得真的是增添了一个新的传奇故事。”

“还有很多欧美的运动员,都是因为延期之后,他们被迫放弃,他们也在这之前坚持了四年。我觉得,真的没有说绝对的公平可言,只能说我们尊重,尊重最后每个单项协会和ioc制定的规则。如果说觉得委屈的话,那反过来说一句话,那么之前有那么多比赛可以去获得资格,我们为什么没有在更早的时候拿到这些资格呢?比如说,田径、游泳的资格赛,达到奥运A标,包括很多项目,射击,我们早知道就拿到门票了,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有些项目是一定要打奥运资格赛才能拿到资格,有可能我们到最后打不了的话,它可能会参考前几年的世锦赛或世界杯,按照这些比赛中的成绩,来计算你的积分排名。所以,如果说抱怨这次落选赛的机会,倒不如反思一下自己,怎么没有在上一个周期的那么多比赛中,展示出自己足够的实力。”

郎平曾在2019年说,对于我来说,2019年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第一时间拿到冬奥运会的入场券。结果,中国女排在宁波顺利如愿。现在回过头来看,郎平当时的这种安排计划还是非常有针对性。

体坛周报副总编辑曹亚旗说:“现在ioc给出的奥运名额截止是6月29号,我觉得对于所有运动队去为了奥运门票去争夺,其实时间真的是很紧迫。日本现在各方面的赛事只是一个计划,要看疫情控制的情况,能不能执行还是一个未知数。我觉得现在是往好的方向在走,有可能会按照这个时间节点能推进,但是确实会导致一些,就是在参加这些比赛的时候,运动员能不能是一个特别好的竞争状态,这个不好说,毕竟对于中国的大部分运动员来说,大概一年时间就在家里在训练啊,不是一个真正的、真刀真枪有一些对抗赛的比赛,但实际上跟国外运动队和国外对手直接真刀真枪的去打比赛,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举办资格赛,也面临一个先经过他的防御措施,有可能会隔离一段时间,这对所有人这种煎熬,不光是你竞技场上的状态,也是心理上的一次磨练。有可能,我们现在心理素质变得特别好,但也有一种可能不适应啊,因为一年远离赛场,我觉得确实也可能会出现一些极端情况,但是我觉得不管是出现好的一面还是不好的一面,希望作为体育迷,作为我们媒体来说,不要去指责他们,因为这一年轻太特殊了,能坚持最后为了这个机会去拼搏,我觉得大家已经付出了自己应该付出的努力,应该多支持他们鼓励,不管结局怎么样。”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中国女排这个事,网友也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这么一个小比赛,你何必找一个主力参加,找年轻队员去比一下就好了,反正也是卫冕冠军嘛,这个奥运名额还是手拿把攥的,但是实际上当时看到了郎平排出的阵容,当时就是感觉杀鸡焉用牛刀,但实际上你在提前把这个名额攥在手里,你后面的就有很多的时间去磨合各种打法,这用一句体育专业术语就叫以我为主。”

“作为运动队来说,一个是训练的不系统,一个是没有比赛,这个不系统,因为很多运动员,他在集中的情况下,就是场日常训练、日常训练,其实有一个现象,有很多运动员在日常训练里边,他的成绩是非常非常好,但是,到了大赛的时候,拉胯了。”

“参加比赛,需要一个调整的过程,他不是说正常的,他需要经历一波一波的调整,波峰波谷,然后一个更高的波峰,然后再经历一个小波谷,是一个科学的调整过程。如果没有大型赛事的话,他的兴奋点感觉很难调动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去年体育总局一直在强调体能训练。因为体能更多的还是自己,包括基础体能,包括专业性能,让我们有更充沛的体能作为后盾,我们在心灵可能不可预知,或者不可测。”

体坛周报副总编辑曹亚旗说:“关于降低标准,包括一些官员,降低服务成本,但实际上不是这样。比如说现在一辆公共汽车去接待这些官员,我一辆车本来接了3到4个人,现在因为防疫要求,我现在人数减了1/3,但是我现在一辆车只能接1到2个人,可能只是之前的一半,那你现在少来的人至少1/3,我增加这种车辆的投入是两倍,以此类推,所以各个方面都有可能,它的防御费用会特别特别特别高。包括运动员也是一样的,包括要求隔离,那么现在其实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在于奥运村。比如房间,现在重新建立运行机制,包括媒体手册,必须提前去约采访,然后媒体只能出现这些区域,保持安全距离。我觉得这个经济账现在得不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只能说疫情是一个最大的变数,如果疫情可控,那有日本的投入以后就不需要再投入了。如果说不行的话,最可能的就是在这些防御方面再次增加。”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巴赫在去年接受的采访,他也说过,安全是东京奥运会的最低标准,实际上也就是说一条红线就是安全,不能出事,这是一个最低的标准,那么在这个红线以上的还是有很多可讨论的余地。筹办东京奥运会的预算,人民币841亿,那有人提出一个疑问,那钱都已经花了,也修了基础设施,改造了。经过去年这一年,又多花了多少钱呢?又多花了183亿,这个钱花到哪去了,实际上不光是基础设施,实际上包括这个防疫的支出,实际上防御的支出达到了60亿。东京奥组委的防疫手册,实际上它规定的是非常非常的细致,实际上对工作人员,包括提前入境之前两天,然后48小时之内的行程。因为这个钱已经花了,所以如果说奥运会取消,它的影响,实际上比这个花费还要大的多,因为这不光是一个经济上影响。首先之前的硬件投入,包括东京国立体育馆,包括一系列的场馆的投入,实际上这个可能就会打了水漂了。”

“里约的时候,看了东京奥运会的八分钟,确实也有一个很心潮澎湃的感觉,最后安倍晋三发出邀请,东京欢迎你——2020。印象非常深的是那个东京塔。从这些细节方面可以看出,日本人还是很用心的,也是希望2020的东京奥运会可以和1964年的奥运会形成一个呼应。日本的经济不是特别的景气,也希望有东京奥运会,对日本的民心,包括经济起到一个提振的作用,但是遇到了疫情,也是确实确实非常可惜。如果停办,可能损失更大。”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我个人觉得东京奥运会成功举办的几率其实还是很高的,不管是空场比赛,还是说限制观众人数,但是最后我觉得他最终一定是要办的。如果不办的话,它的经济损失太大了。第二呢,随着天气转暖,随着疫苗的推广,希望在全球抗疫过程中能够有一个比较向好的趋势出现。第三,作为日本的官方来讲,如果说奥运会真的是取消的话,对于他们来讲影响是非常之大,首先是日本的国际形象。第二,日本自民党讲,如果在这一届自民党政府没有能够很好的完成,对于自民党的执政也是有很大的隐患。考虑到日本的情况,这是要负历史责任的,那这个历史责任值不值得付?我个人觉得还是会开放日本本土观众。”

体坛周报副总编辑曹亚旗说:“我觉得成功举办与否,要看大家对于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如果说所有的赛事都正常举行,比赛举行了,也有观众出席了,这就成功的话,那我觉得应该是可能接近于100%的。我还是认为办的可能性,起码有90%以上吧,那么正常的举办,也会有一些观众入场,这样定义成功的话,我觉得要求也太低了。我更想给届东京奥运会贴上两个标签,第一,可能不是一届竞技比赛特别精彩的奥运会,比如奥运资格的名额,包括有些国家防疫措施很难说,世界上各个项目最优秀的运动员是否都能来。”

“第二点,就是观众的限制,观众也是让运动员的发挥受到一定影响的因素。但是,反过来这一定是你特别印象深刻的奥运会,因此从电视上看到的所有的比赛,电视镜头里,你看到的跟以前都不一样,比如欢呼,可能就是跟以前我们见到不一样,缺乏观众的互动,跑道上可能周围很空,我觉得这个就是很另类的运动,可能会给人印象很深刻。不过,这也促进我们会反思人类发展的过程中面对这种类型疫情,其实也是考验全世界人性的一次机会,所以我觉得就是成功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奥运会,但是实际上说比赛的精彩程度要打一个问号,但是会让大家记忆很深的一届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