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0 09:12:00 本文来源:足球彩

原标题:泰达控股内部表态将放弃球队 面临多达9亿资产损失

记者鲁蜜报道 春节假期已然结束,让天津球迷和整个中超关注的津门虎,也到了最终决定命运的时候。据本报了解,津门虎的命运并没有在牛年扭转乾坤,泰达内部已经决议放弃俱乐部,只等有关方面批复。

在除夕前一天,泰达控股赶在足协要求的最后时刻将一份“承诺书”交到了足协,作为俱乐部的唯一投资人,泰达控股依旧具备表态权。随着长假结束,俱乐部工作恢复到往常,交了“承诺书”带来的并不是积极效果,而是更加偏向于一个“死缓”的状态。春节结束后的第一天,泰达控股已经在内部表态,将放弃这家俱乐部,并将决定以文件形式分别送到了体育局和天津市政府等部门,等待批复。

关于这家俱乐部存在的必要性,此前各方声音已经说了很多,只是,泰达控股确实不想继续。解散津门虎对于泰达控股来讲或许是某种形式上的“解脱”,但实际上加上去年欠下的工资,和未来合同未到期的赔付款,泰达控股仍将面临多达9亿的资产损失。不仅如此,放弃顶级职业俱乐部,对于天津体育根基以及城市形象的伤害,实在巨大。

这样做,真的是正确选择吗?

展开全文

过去这个新年长假,对于天津球迷来讲十分煎熬,随着最困难的球队重庆当代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中超范围内最让人忧心的就剩下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集训的津门虎。

在2月10日这天,中国足协要求各中超“困难户”上交三个文件,津门虎俱乐部层面在当天准备好了《未签字情况说明》、《详细解决方案》两个文件,《股东承诺担保》则需要资方泰达控股签字盖章,直到那天傍晚6时左右,泰达控股才准备好第三个文件上交。虽然比足协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但好歹交上去了,津门虎才没有倒在新年之前。

但这一交,对俱乐部来讲并不是转机,却更像是一个“死缓”,足协当天收到了很多俱乐部的“承诺书”,但泰达控股交上去的这份,是比较模棱两可的。其实,从迈入2021年开始,发生在津门虎身上的种种迹象,已经让包括中国足协在内的多数人,逐渐看清了泰达控股的投资意愿。

新年结束后,泰达控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放弃俱乐部的决定送到了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政府政府部门。作为主管部门,天津市体育局的态度很明显,不能任由这家俱乐部解散。泰达控股是天津市知名国企,津门虎俱乐部也是国有资产,他的生杀大权从不掌握在自己手上,甚至是资方手上,所以,最后的结果还得等政府部门的表态。

泰达控股自身有着难以言表的困境,想要以解散俱乐部来解脱,外界都无法强行挽救,甚至是“绑架”。但解散俱乐部真的就能换来资金上的解脱吗?记者曾向俱乐部了解,去年实际上因为赛会制的原因,泰达在预算上已经进行了缩减,但瓦格纳的意外离去,导致俱乐部直接倾吐了1个亿的赔款,随后还有施蒂利克的解约。

去年泰达欠薪长达八个月的时间,加上今年一二月份的钱,到目前为止,需要向球员和工作人员支付3个多亿的工资。如果此刻宣布解散俱乐部,队中还剩下不少合同未到期的国内球员和外援,他们除了将获得自由身离队之外,泰达控股仍将赔付他们剩余合同期内的工资,粗略估计在5个亿左右。这两笔钱加起来接近9亿,而这9亿,却足够再支撑俱乐部再搞一年。

解决办法并不只有解散而已,苏亚雷斯已经在寻求成为自由身,以他为例,若俱乐部坚持下去,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慢慢寻找新东家,苏亚雷斯在已经有下家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变现止损,而不是放任他直接离开。如今泰达的困境已经在欧洲足坛经由外媒报道过了,很多欧洲俱乐部也在等着泰达外援成为自由身状态。苏亚雷斯如果自由身离队,泰达控股不仅要支付欠薪和余下三年合同的工资,还得继续支付欠波尔图俱乐部剩下的490万欧元的转会费。

此外,艾哈迈多夫还剩下两年的合同,阿奇姆彭还剩一年的合同,大多数和俱乐部还有合同的国内球员也是如此,如果将他们卖掉变现,不仅能节省剩下的工资,还能通过转会费减少损失。这笔账球迷和媒体都能算得出,俱乐部和泰达控股应该更加明白,哪种方式更能减少集团资产的损失。

记者了解到,不少津门虎国内球员已经和其他俱乐部接触,但都没有实质性进展,原因很简单,大家都在等待他们成为自由身的那一刻到来。不少人讨论过这家俱乐部的国企性质,单纯的人员和财产的流失都因为“国有”两个字而变得复杂。

对于这支球队可能的最坏结果,或许在很多天津球迷心里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只是他们惋惜的是,这贯穿自家好几代人的热爱,或许就要止于这个春天了。在天津盛极一时的足球热,随着两年连续失去两这支职业队也会直接消亡。

大家已经遗忘的是,在天海解散之前,天津已经失去了青训“制造机”,火车头俱乐部以及曾经辉煌过的天津女足。在2023年,天津作为亚洲杯举办城市傲视亚洲之前,它就要失去仅剩的职业球队吗?这看起来是一个行业层面的问题,却关乎举办这个赛事的城市形象问题。

津门虎在2021年1月份才刚刚诞生,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让人唏嘘不已。作为中超的老牌俱乐部,承载的不仅仅是天津球迷的情感,更有全国足球爱好者对于中国足球发展的记忆在里边。因为这座城市有着悠久的足球历史,因为泰达俱乐部的存在,大量的足球青训机构兴起,泰达自己的各级梯队也从不缺少人选。这些孩子因为这支天津球队,才有了最初的足球记忆和梦想。

踢球,对于很多孩子和家长来讲,已经不仅仅是锻炼身体的课余爱好,他们甚至将孩子的未来规划和谋生手段与这个行业挂钩,与这支顶级职业队挂钩。球队要是没了,俱乐部下属各级梯队的孩子们将如何安顿?他们的学籍如何解决?他们的梦想又将何去何从?而遍及天津全市的各大青训机构,又将面临着什么样的现实打击?这些都可以想象到。天津足球根基被动摇,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让其他体育项目的青训也无法幸免。

在牛年新年到来之前,同样作为今年中超“困难户”的重庆当代,已经在当地政府的牵头之下找到了合适的合作企业帮扶,至少未来三年,重庆当代不用再为生存问题而困扰。一些津门虎俱乐部工作人员甚至看到新闻后开玩笑说到:“重庆也是直辖市,算是为天津打样了。”在他们心中,只要政府层面没有表态,那么泰达或者说津门虎就还有救。

这家俱乐部里工作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看着泰达的球长大的,他们在成为泰达俱乐部员工之前,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天津球迷”。他们也不敢想象这家俱乐部消亡的现实,因为对于他们来讲,失去的不仅仅是热爱,还有自己维持生计的工作。所以,在最后结果出来之前,大家总是抱有期冀的。这份期冀不是强求泰达控股继续投资,也不是“绑架”政府有关部门,只是期待这家俱乐部能有一条除了解散以外的出路,或者是让大家的热爱延续、生计能够得到保障的“生路”。